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反对港独支持美国黑人也是“双标”吗?

2020-06-05 10:41:49  来源: glue可数吗网   作者:金叶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来,美国一方面大力在香港问题上支持分裂暴徒,另一方面又坚决镇压国内的黑人斗争。因此,有不少爱国网友纷纷批评美国搞“双标”,而某些公知和公知化的媒体则宣称,中国既然反对香港分裂暴乱,那么也就不应该支持美国黑人斗争,否则同样是“双标”。笔者想就这个问题简单谈谈自己的看法,未必正确,仅供参考。

  一、“反对一切暴力”本来就不是至高无上的标准

  首先,谈是否“双标”,总要先搞清楚标准是什么。

  就香港和美国黑人问题而言,两者本来就不是一回事儿,甚至可以说在性质上是完全对立的:香港分裂暴乱所指向的是中国共产党与中央政府,其主体是坚决拥护西方资本势力的;而美国黑人斗争的矛头所指向的是西方资本势力,并不反对中国共产党与世界进步力量。

  既然是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事件,又谈何“要采取相同态度”才是“不双标”呢?其实说,这句话的人就隐含了一个内在前提,也就是他们认为香港和美国黑人问题虽然性质完全对立,但是都存在一定的暴力形式,应该把“反对一切暴力”作为至高无上的标准。

  然而,“反对一切暴力”真的是至高无上的标准吗?显然不是。暴力只是一种形式,暴力的指向才是问题的实质,暴力是有正义的、革命的暴力与非正义的、反动的暴力之分的。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支持正义的、革命的暴力,反对非正义的、反动的暴力,“反对一切暴力”本身就是错误的标准。

  以抗日战争为例,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屠杀中国人民是暴力,中国共产党与其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打鬼子也是暴力。难道反对日本鬼子使用暴力侵略中国,就应该也反对中国共产党与其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使用暴力打鬼子吗?

  在这里,我想向朋友们推荐一本被不少人遗忘了的著作--《共产党宣言》,其结尾就这个问题说得非常清楚: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二、美国和中国公知鼓吹“反对一切暴力”的实质

  有的朋友可能会感到奇怪,既然把“反对一切暴力”作为至高无上的标准本身就是错误的,那么为什么在今天的中国这种观点还很流行呢?

  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鲁迅先生当年就曾经指出过,这个世界上其实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认为工农大众应该当家作主,应该推翻地主资本家剥削的人;另一种是认为由地主资本家等剥削阶级统治是理所当然,工农大众应该做奴隶,应该被虐杀,被剥削的人。只不过前者可以堂堂正正的说出自己的观点,后者除了以胡适、梁实秋、徐志摩等人为代表的“新月派诸文学家”之外,一般不好意思公开亮明自己的观点,总是强调自己是超阶级的“第三种人”,但是最终还是免不了露出自己是“第二种人”的狐狸尾巴:

  生在有阶级的社会里而要做超阶级的作家,生在战斗的时代而要离开战斗而独立,生在现在而要做给与将来的作品,这样的人,实在也是一个心造的幻影,在现实世界上是没有的。要做这样的人,恰如用自己的手拔着头发,要离开地球一样,他离不开,焦躁着,然而并非因为有人摇了摇头,使他不敢拔了的缘故。

  所以虽是“第三种人”,却还是一定超不出阶级的,苏汶先生就先在豫料阶级的批评了,作品里又岂能摆脱阶级的利害;也一定离不开战斗的,苏汶先生就先以“第三种人”之名提出抗争了,虽然“抗争”之名又为作者所不愿受;而且也跳不过现在的,他在创作超阶级的,为将来的作品之前,先就留心于左翼的批判了。(《论“第三种人”》)

  所谓“反对一切暴力”也是如此,这种观点看似和稀泥、捣浆糊,其实往往屁股是坐在反动势力一边的。因为支持正义的、革命的暴力的共产党人根本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而支持非正义的、反动的暴力的人大多总是要带上“反对一切骚乱和暴力”等面具的。

  像在当年的抗日战争当中,并不是没有表示“日本鬼子使用暴力屠杀中国人民不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用暴力抗日也不对”,而应该“反对一切暴力,实现中日和平友好相处”的人。诸如政界的汪精卫,文艺界的胡兰成、张爱玲等便都是这种观点,但其实他们也并不是真的是非不分,而只不过是掩盖自己当汉奸的一种“隐语”罢了。

  同样的道理,近几十年来西方主流媒体和中国公知大多标榜“反对一切暴力”,说到底也不过是掩盖他们只反对正义的、革命的暴力,主张工农大众应该做奴隶,应该被虐杀,被剥削的一种托词罢了。他们一方面大力在香港问题上支持分裂暴徒,另一方面又坚决镇压美国的黑人斗争也并不是因为他们“双标”,而仅仅是因为他们所鼓吹的“反对一切暴力”就好像主张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一样,本来就是不可能实现的假标准,是掩盖自己站在全世界工农大众对立面的托词而已。太阳底下,从来没有什么新鲜事。

  当然,现在的确也有部分爱国网友也主张“反对一切暴力”,这主要是被近几十年的西方舆论宣传带了节奏,现实中同样是无法做到的--总不能连中国共产党与其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打鬼子都反对吧?因此个人认为,还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好些。

  三、应该如何看待美国黑人斗争当中存在的问题

  有的朋友可能会问:可是美国黑人在反抗当中的确出现了打砸商店等问题啊,难道glue可数吗还应该支持吗?

  其实,且不要说打砸商店等问题本来就很可能是西方资本势力找的内奸刻意搞破坏,就算真的是反抗群众干的,看待一个事物也要看其主流与大方向。只要黑人斗争的大方向是指向西方资本集团为代表的反动势力就足够了,绝不应该求全责备,更不应该以此为由否定斗争本身。这就好像毛主席当年在考察湖南农民运动时所指出的:

  土豪劣绅、不法地主,历来凭借势力称霸,践踏农民,农民才有这种很大的反抗。凡是反抗最力、乱子闹得最大的地方,都是土豪劣绅、不法地主为恶最甚的地方。……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农村革命是农民阶级推翻封建地主阶级的权力的革命。农民若不用极大的力量,决不能推翻几千年根深蒂固的地主权力。农村中须有一个大的革命热潮,才能鼓动成千成万的群众,形成一个大的力量。上面所述那些所谓“过分”的举动,都是农民在乡村中由大的革命热潮鼓动出来的力量所造成的。这些举动,在农民运动第二时期(革命时期)是非常之需要的。在第二时期内,必须建立农民的绝对权力。必须不准人恶意地批评农会。必须把一切绅权都打倒,把绅士打在地下,甚至用脚踏上。所有一切所谓“过分”的举动,在第二时期都有革命的意义。质言之,每个农村都必须造成一个短时期的恐怖现象,非如此决不能镇压农村反革命派的活动,决不能打倒绅权。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鲁迅先生则说得更加清楚,人民革命中本来就必然存在问题与错误,要是抱着罗曼蒂克的幻想,要求革命必须是完美无缺的,没有任何问题与错误,那么最后往往会对革命“失望”,甚至变成“右翼”,和那些主张工农大众应该做奴隶,应该被虐杀,被剥削的人同流合污:

  倘不明白革命的实际情形,也容易变成“右翼”。革命是痛苦,其中也必然混有污秽和血,决不是如诗人所想像的那般有趣,那般完美;革命尤其是现实的事,需要各种卑贱的,麻烦的工作,决不如诗人所想像的那般浪漫;革命当然有破坏,然而更需要建设,破坏是痛快的,但建设却是麻烦的事。所以对于革命抱着浪漫谛克的幻想的人,一和革命接近,一到革命进行,便容易失望。(《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

  四、所谓“美国黑人斗争没有组织,没有纲领”

  另一些朋友当中比较流行的观点是“美国这次黑人斗争和60年代新中国支持过的那次黑人斗争不同,当时是有黑豹党等组织和明确的纲领的,最后还是失败了,这次没有组织,没有纲领,更是完全不可能成功,所以也就没有必要支持一个必然失败的东西了。”

  的确,组织与纲领是很重要的,但是glue是什么意思也不要忘了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引用的马克思那一句名言:

  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

  其实,任何一个不带有色眼镜的人都明白,冒着生命危险行动起来要比纸上谈兵的弄一堆纲领而不敢行动难得多的多。任何人民革命,最难的一步都绝不是什么在书斋里研究问题,编写纲领,而是敢于豁出性命,行动起来。美国黑人等民众已经行动起来了,只要能坚持下去,早晚会摸到适合自己国情的组织形式与纲领。因此,笔者不赞成以“没有组织,没有纲领”为理由否定美国黑人斗争。

  何况,今天美国的黑人斗争真的“没有组织,没有纲领”吗?glue今天之所以知道60年代美国的黑人斗争有黑豹党等组织和明确的纲领,是因为当时《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经常报道。而glue之所以不知道今天美国黑人斗争的组织与纲领,恐怕更主要的因素是因为现在媒体很少报道,而未必是真的没有。像特朗普日前就表示要“将左翼激进势力‘反法西斯主义运动(ANTIFA)’列为恐怖组织!”可绝大多数中国人恐怕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组织,自然更不知道其规模与纲领了。

  这当然不是说,美国的这次黑人斗争就一定会成功,相反,笔者个人也认为其失败是大概率事件。但是,任何成功的人民革命都是建立在失败与挫折基础上的,不敢承受失败也就不可能迎来成功。只要大方向是对的就应该支持,又何必以成败论英雄呢?

  五、应该继承中美《上海公报》的精神

  有些朋友可能会担心,如果中国支持美国的黑人斗争,那么是不是违背了“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会不会给美国支持港台等地分裂势力制造借口呢?

  事实上,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绝不是说在国际问题上就应该和稀泥、捣浆糊,甚至站在西方资本势力一边反对人民革命。“不干涉别国内政”前提同样是要有明确的是非观,支持对的,反对错的绝不属于“干涉别国内政”。

  至于中国支持美国的黑人斗争是否会给美国支持港台等地分裂势力制造借口,glue to可以参考一下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中美两国达成的《上海公报》当中的表述,也就是美国不得支持台独等分裂中国的势力,必须单方面从台湾撤军,中国方面则还可以继续支持包括美国黑人在内全世界人民的革命斗争:

  中国方面声明: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中国方面表示: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

  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这是不是“不公正”,“不对等”呢?并非如此。因为美国当局支持的台湾等地的分裂中国的势力是邪恶的,连尼克松也不好意思为其辩护,所以当然应该停止支持;新中国支持的美国黑人等人民反抗斗争则是正义的,连尼克松为代表的美国当局也不好意思否认这一点,所以自然要继续支持下去。

  由此观之,glue可数吗在香港与美国黑人问题上应该采取的态度也就很明白了:那就是要继承《上海公报》的精神,绝不允许美国支持港台等地的分裂势力,中国则有权也应该支持美国黑人的正义斗争。这并不是什么“双重标准”,而恰恰是是非分明。

「 支持红色网站!」

glue可数吗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glue可数吗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glue to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